偷偷的我抛了,
正如我偷偷的买;
我偷偷的派发,
作别手中的筹码。

那电脑旁的散户,
是股市中的羔羊;
K线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盘面上的接单,
假假的在屏幕上招摇;
在均价的柔波里
我想象着捞到钞票!
那分时下的成交,
不是对倒,就是换庄
揉碎在放量间,
沉淀着长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阳,
向价格更高处漫溯,
满载一船股票,
在政府社论里出货。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离别的笙萧;
基金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年的年报!

悄悄的我跑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只股票。

来源:Q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