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也许正是成功的绊脚石。

   风靡全球的“Second Life(第二人生)”正在波及中国。不但业内谈及的次数越来越多,不少人也开始宣称致力于打造中国版的Second Life了,据说有的已经进入内部测试阶段。我提醒其中一位朋友问:“如果腾讯、网易这些已经有大量用户优势的互联网公司也来做,你们怎么办?”

   他用一则寓言作为回答:一只狮子在追一只兔子,狮子奋力追了一阵,最后还是被兔子跑掉了。狐狸看见就嘲笑狮子,一个庞然大物,连一只兔子都追不上。狮子回答说,这不是很正常吗?对我来说,这不过是一顿午餐而已,但对兔子来说,可就是它的生命啊!

   对大公司而言随时可以丢弃或者暂时还不愿涉及的新业务,对小公司而言却意味着全部,必须全力以赴。

   在资金、人员、品牌等方面,我仍然认为腾讯、网易等具有他们所无可比拟的优势,但我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动机质量不同导致最终的结果不同。腾讯依托它那只酣态可掬的小企鹅,目前的IM(即时通讯)注册帐户总数已经接近6亿,2006年第三季度的收入为9320万美元。网易以在线游戏收入为主体,同期的总收入也高达7240万美元,而“第二人生”虽然口碑渐起,但是毕竟在短时间内还看不到明显的收益,对它们来说,可能连一顿丰盛的午餐还算不上,怎么可能投入充分的资源呢?

   从另一方面来说,一个已经成功的商业模式更难被自己所颠覆或者抛弃。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腾讯、网易等近期要向投资者交代,不能冒险全力进军一个新的领域,必然还是先要想尽办法如何在已经成熟的业务上榨取更丰厚的利润,继续在广告、短信、游戏的油田挖掘,在每个季度交出一份像样的报表。

   一旦成为成功者,往往会形成对原来成功路径的依赖。所以我们总是见到企业在效益下滑、再也无法依照惯性按既有的路径走下去的时候,才会开始战略转型。而这个时候,往往已经处于十分被动的局面。

   传统影像业的巨无霸柯达就曾沉陷在成功而难以自拔。传统显像的垄断优势使它在数码时代来临时显得优柔寡断,一方面谨慎地迈开了转型的步子,一方面还是把增长点放在传统业务的扩张上,在中国市场看好西部和第三、四线城市。但是消费者接受数码影像的热情和购买力显然大大超出了柯达的预期,CEO也只能黯然离职。新任CEO宣称将全面带领柯达拥抱数码时代,尤其是发展网络数码软件,但是这能否将柯达带出泥潭,赶上日韩数码影像发展的脚步,仍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身边也不乏被成功羁绊的公司。上个世纪末第一个互联网高潮时,联想投资互联网姗姗来迟,又在泡沫破灭声中扫兴而去,眼睁睁地看着一两年后那些活下来的互联网公司奇迹般地复苏崛起。促使联想与新浪、网易等互联网公司做出完全不同的决断的原因就在于:对联想而言,作为中国的PC霸主,其时在PC业正如日中天,互联网仅仅只是一项新业务,一看互联网的形势不对,自然会想到往PC的大后方退,而新浪、网易退无可退,却成就一段传奇。

   这,或许就是成功的悖论。(吴茂林/文)

来源:http://www.ciweekly.com/article/2007/0302/A20070302462197.shtml

发表评论